中国动漫金龙奖

文章
  • 文章
  • IP库

写意插画师MINT:渐出画面,行于笔端 | 评委专访

有人这样介绍过她:
她是夏日的桃源惊鸿
她是夕阳池中澄澈的云天
千年的光阴错落
成为永难遗忘的荷年一见
 
看了这段话,是不是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一位温文尔雅的古典美人呢?今天要出场的,便是“明明有颜值,偏要靠实力”的少女漫画家——MINT
MINT老师在1996年以处女作《紫浆》出道,之后主要活跃于《漫友》、《北京卡通》等原创漫画杂志。其唯美的画风与感性的作品受到读者的喜爱与追捧,被誉为原创少女漫画阵营的代表性人物。
出道十余年,老师的作品获奖无数。其中长篇漫画《米米》连载两年,单行本大受欢迎,还推出了法文版。
她的画风被人誉为达到“笔不周而意周”的境界,2009年的彩色画集《云云》以及2012年的漫画绘本《半空的花》都令人印象深刻。
在第7届中国动漫金龙奖上,MINT老师以《半空的花》获得最佳绘本漫画奖,之后又获得日本国际漫画大赏银奖。
《半空的花》画风细致素材,人物简洁灵动。故事以她居住的法国生活为背景,通过讲述三个不同国家不同文化背景的留学生之间相处的故事,描绘出一幅幅生动清新又充满异国情调的趣味生活图景。
老师的作品是自由写意的,如同她的生活般丰富又淡然。点进她的微博,小咩能感受到她赴巴黎深造后惬意与慵懒的生活,一头清新的短发,一张灿烂的笑脸,伴上可爱的小猫与充满禅意的弓道日常,谁能想到充满活力的MINT老师已经是插画圈的前辈了呢?
今天,我们有幸采访到MINT老师,向她请教关于画画与生活的日常小事~
 
龙小咩:2010年,您的作品《半空的花》获得金龙奖最佳绘本漫画奖,这个故事发生在法国,主角是留学生。请问您当时是怎么萌发出创作《半空的花》的想法呢?
 
MINT:在法国居住期间,突然萌生了对生活的一些遐想。作品里的主人公,一个是日本女孩,一个是中国女孩。因为那个时候在法国,街上的人们总是把我认作日本人,也有很多外国朋友问我这两者的区别。所以一天下午当我在生活街区散步,路过通往圣心教堂的幽静小路时,看见一对互相离得很近的房门,近到同时开门时一定会撞上,脑海里就闪现了樱花和牡丹相遇的画面。
对一本书的设想,就是如此突如其来,毫无征兆。故事也进行得岁月静好,没有发生信誓旦旦的爱情,也没有波澜壮阔的冲突,也许这也是恬静生活的本质吧。
龙小咩:您觉得现在流行的条漫、Q版四格等形式以及作品载体数字化(手机/电脑端阅读),对漫画和插画创作来说是好事吗?
 
MINT:对于某些类型漫画来说应该是好事,因为传播比较方便,而且条漫的阅读模式也可以产生新型漫画构图,看起来也很有趣。
但并不是所有漫画形式都适合,比如宏大的场景或是细腻的东西,就很难充分地展现,也许会限制此类漫画的发展。
不过把条漫作为漫画的一个分支是很好的,Q版四格用数字化的形式表现也有优势,插画也可以通过数字渠道展示,但希望表现领域不止这么局限。
龙小咩:您从事艺术工作多年,认识许多国内外艺术家,中外文化的交融碰撞给您的创作和生活带来了怎样的影响?可不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位对您影响最深的艺术家?
 
MINT:其实国内的信息面都很广泛,网络资源丰富,阅读年龄限制也很宽泛,所以很多年轻作者、读者足不出户也知道很多国外的艺术家。
大多数漫画家都是自由职业,在交流中更看重其他画家对自己作品的态度和职业操作的规范化安排,这点非常受益。
漫画不乏风格,但风格是无法学习的,每个人需要找到自己的风格。我个人比较喜欢莫比乌斯,他也是业界的西方大神。
龙小咩: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您最近的工作内容吗?
 
MINT:近期我没有画长期项目的故事漫画的计划。近两年也在尝试油画和一些简单的工笔材料插图、小故事。我的出稿速度不知道是否还可以列入漫画作者行列,实在惭愧。
不过对于我自己来说,更喜欢忘记一些技术风格方面的习惯,然后重新挖掘另外的东西,以适应自己新的想法。
比如说《半空的花》和之前我连载的日式漫画风格就很不同。那个时候我也是停止连载很久,完全进入了不同于之前的生活状态。在不用参考其他风格的情况下,从脑海中渐渐找出画面,行于笔端,是我一贯的做法。
龙小咩:您在微博上分享了许多修习弓道的动态。当初是什么契机让您开始修习弓道的?您觉得弓道和绘画,在心境修养上有没有共同的地方?
 
MINT:说到弓道,也有一个非常奇妙的机缘:我在法国有一些朋友在弓道俱乐部修习多年,有一次他们便邀请我去参观。
那是一个非常幽静的私人道场,我用一下午认真地了解了基本方法,道场主人觉得我的姿势倒是挺有模有样的,就做主让我在活动结束之前试射正规的28米靶,而其实正规情况下新生是不被允许这样做的。
结果奇迹在我站到射位上时发生了。我居然进入了传说中的禅射状态,整个世界顷刻间安静消融。羽箭射中箭靶的瞬间,在场的人都欢腾起来。我安静地做完收式动作后恭敬离场,那种宁静在我心中持续了很久。
据射箭师父说,他从未见过第一箭就能射中的人。所以在他的盛情邀请下,我加入了俱乐部。当然之后就再也没有新手的运气,还是需要循序渐进地练习,以及保持不骄不躁的心。
其实生活、画画和射箭都是一样的,需要持之以恒的努力,让偶尔的好状态成为常态,是我们需要注重的。对于射箭,我也经常会停一段时间,把刻意的拧巴都忘掉,再重新开始,自信地舒展就是完美。
 
 
在收到老师的专访回答后,小咩能从字里行间中感受到MINT的惬意,她不受拘束无忧无虑,活得丰富却又不失禅意。
 
正是因为生活如此,她的作品才会那么自由写意吧。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