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动漫金龙奖

文章
  • 文章
  • IP库

专访 | Kenny Wong:Molly是属于心灵的药

5月20日,由故宫宫廷文化 × POP MART × Kennyswork 联合推出的2018 Molly 宫廷瑞兽系列在上市前预售,预售一开,迅速被粉丝扫荡一空。而就在预售前一天,Molly之父在广州方所宣传他的新书《ART TOY STORY》,南北两座中心城市因为Molly而有了一次跨时空的联系。
Kenny Wong
中文名王信明,曾任香港插画师协会副会长,铁人兄弟成员。2006年独自创立Kennyswork,2011年获香港十大杰出设计师奖。其后,建立品牌Molly the painter,希望能成为一个充满香港奋斗精神的品牌。
 
Molly是谁?她的原型是一个拥有湖水绿大眼睛的小女孩,她的粉丝把她看作另一个自己,而她的创作者Kenny Wong将她定义为艺术玩具。对于Kenny而言,像Molly这样拥有角色设定的艺术玩具是特别的,它是香港潮流文化的载体,骨子里带着十几年里香港发展的那种味道,Kenny称之为“香港奋斗精神”。
这种精神反映到Molly身上体现为固执、认真、倔强、不服输,这是成长于八九十年代香港的Kenny所亲身体会的。那个年代的香港人都面临同一个现实问题——怎么活下去?为了养活自己,香港人全靠搏,Molly也是全靠Kenny的“搏”才有了未来。
 
在Molly之前,Kenny还创造了很多经典角色,比如十八铜人系列,但市场反应都不如人意,到了2006年,Kenny决心转战女性向市场,Molly随之诞生。在整个市场被Hot Toys和Three A 主导的情况下,Molly并没有如愿杀出一条血路,没资金没资源,展示品台有限,同行也不看好,Kenny说那是Molly最惨的两年,只有一两个小妹妹会在橱窗外望望,全靠自己的硬撑和倔强才坚持下来。
2008年,Kenny孤注一掷,拿出自己的全部家当做了十二只奥运特别版,其后Kenny每年都参加大大小小的展览,越来越多人知道Molly,越来越多人爱上Molly,到了2017年,Molly在全国卖出100万余个,已经成为潮玩界当之无愧的大明星。
 
小咩:什么样的玩具才能称为艺术玩具?
 
Kenny:这是需要大家自行去定义的,因为这本书其实是一个open book,有很多不同的作者、设计师、艺术家、店家、收藏家去评论这件事。所以反而是在这本书里面,大家去共同找,好像哲学一样一齐寻找答案,没一个定义。
 
小咩:Molly 系列诞生至今已有十几年,经历过低潮期,是什么让您没有选择放弃,坚持做这个品牌?
 
Kenny:其实也有一些能量补充的,中间有粉丝给予的动力。分享一个故事:有一个女孩子在我们的展位桌前面,一直站着没走开。当所有人走开的时候她走过来放下一封信,就说了一句“Kenny老师”就走了。我在想是不是小朋友要表白。拆开信之后看见里面说“Kenny老师,我下个月要去读书,我想做一个漫画家,我回来的时候也要好像你这么叻(棒、聪明)”,看完后突然令我发现原来我做的东西有影响到身边的人。
小咩:您觉得Molly 身上最大的闪光点是什么?她有缺点吗?
 
Kenny:Molly最大的闪光点应该从造型上去讲。她的嘴巴,噘噘嘴,那种任性、藐视、对世界不满,但是又觉得我有办法的感觉,很强烈。我觉得这样东西是给了很多支持者的一种共鸣的感觉。你说她有什么缺点,是手短一点,做人不是太会说话。(笑~~~~~
 
小咩:有想过把Molly这个作品动画化么?
 
Kenny:有想过,其实有很多人找过我。但是没法实现我希望达成的效果。我觉得在动画的效果里面最好的效果是stop-motion(定格动画),因为成本高。所以没人愿意(没有胆量、制作成本太高)尝试和我合作做这件事。但是我觉得定格动画的实在感是很强的。是有一个真真实实的Model在电影里面展示。
 
小咩:如何评价当下的艺术玩具行业?
 
Kenny:能看到现在是一个很蓬勃的时代,但是这个蓬勃的背后我也感觉到了它的泡沫。表面是很百花齐放,但是感觉上开始有点乱了,什么都可以做了,做什么都成了,反而就没了一种我要尝试、探索的过程,这个行为非常危险。
小咩:您怎么看香港和内地的艺术玩具交流以及双方艺术合作的前景?
 
Kenny:其实所有的可能性都是有兴趣的,要看合作的对象是不是有趣。对我个人而言,国内暂时没有自己特别心仪的IP,反而是国内的艺术家很多。可以的话想试试年轻的新一代。如果是大师当然好了,可以在对方身上学到东西。所有可能性我都有兴趣的,只要是可爱、 好玩、可以引发新的东西就是一件好事。
 
小咩:您觉得图书算不算一种艺术玩具?如果算,您怎么看待这种艺术玩具?
 
Kenny: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过去并没有清楚厘定。我假设,我是一个很喜欢打火机的人。打火机在我心目中跟玩具没分别、跟跑车没分别。这是一件玩具,你说他没艺术价值么?不可能!他是有很高度的艺术价值的。回到你说的这本书,我自己本身也有收藏书。我买人偶都没书这么多。有时候买回来不看的,你看那些画集。其实这个载体对你来说已经是玩具,或者是你收藏他们的另外一个动机。你说没艺术价值么?绝对不是,里面有文本、图本、有交代情感的文字图画,绝对是一件艺术品。所以你说艺术玩具没它的份额,绝对不可能。书这样东西,且不论图书里面有功能,可以玩那种,绝对是艺术玩具里面的另外一个领域。
作者: 陆明敏 
策划:Howard Lee、Kenny Wong、Kila Cheung
出版社: 三联书店(香港)有限公司
出版年: 2017-12-1
 
小咩:在您看来,艺术玩具有没有市场价值?如果有的话,您觉得是在哪些方面?
 
Kenny:这个价值用现代人的角度去看,就一定是金钱物质上的。因为它的存在与出现是很搞笑的,首先是数量少。因为数量少让制作水平要提高,制作水平提高了卖价就高,卖价高就多人追,人多就不够份,从而又提高了门槛,变成一个效应。在价值上,一个7千块的手办到现在涨到40多万,我们小时候一个几百块的人偶,现在几万。其实多了一些人的目光会留意到它的产贸价值,让价值一路推高,价值是一部分,变成了艺术的那一部分这些人都不看了,在作者看来那些(拉高的价值)都是糖衣来的,对于作者来说作品的初衷始终是玩具,要带给人开心、满足、温暖的东西。做艺术有另外一个好处就是大家觉得有市场,有生存空间。
 
小咩:市场的反应会影响之后的设计么?
 
Kenny:因为“盲抽”这个系列完全是为了大众着想,我一定会偏向这个方向的。最近多了很多中国传统文化的设计,有故宫、有孙悟空,大家很开心啊。因为让大家开心也是我的工作。真是要感谢中国传统文化,给了我一个很大的空间。
小咩:有没考虑向欧美开拓市场?HK本身就是一个向外的平台,也很合适向那边发展。
 
Kenny:很奇怪,Molly虽然是一个外国的小朋友造型,但是从来没怎么受到外国的垂青的。
很好笑的一个笑话:我当时刚刚完成了Molly,然后自己就很调皮,走去一家店里面,那家店的人不认识我。然后我就说“啊,好靓的公仔啊,哪里来的?”,店员回复我“西班牙”,我就觉得其实HK人也是很崇洋的,非常不支持本土的设计,我指着Molly讲“咦,made in china哦,不是应该是HK的设计么?”,对方说不是啊,西班牙的。然后我就走了,自此之后我就想我一定要强化我是本土设计师的身份。
 
小咩:会更加多注重香港这一块的市场?
 
Kenny:虽然我的市场主力不在HK,但是香港的基地如果做的不好,大家会觉得我只不过是一个向外觅食的、为了生存的一个设计师。
 
从香港到内地,从橱窗到故宫,Molly靠得是与粉丝的共鸣和沟通,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Molly,而这也是她与普通主流玩具最大的不同之处。Kenny将Molly形容为属于心灵的药,一种让人欲罢不能的软性毒品,而跟Molly爸爸聊完后,小咩发现自己中毒更深。
 
采访结束后,Kenny老师还给金龙奖画了15周年贺图,超幸福的。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