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动漫金龙奖

文章
  • 文章
  • IP库

第14届金龙奖参赛作品展示|愿每个努力生存的生命都各有所安

日常犯困的小咩这次给大家展示的,是来自黄维鹏的绘本作品——《我的席梦思》。

虽然作品名称看着是个软乎乎的床垫让人想舒服地上去躺一躺,但其实这是个带着沉重感的绘本故事。该作讲述了拆迁环境中,三只流浪狗的悲惨遭遇。以流浪狗来映射社会底层人民的社会处境。

在城市颓败拆迁和脱胎发展中,这些底层人民居无定所,四处流浪,困苦艰难的挣扎求生。

作者通过批判的视角来讲述三只野狗的命运,希望能唤醒社会,对这些弱势群体做出引导和帮助。

故事背景

作品标题中的“我”是一只中华田园犬。小咩叫他阿黄好了。

在故事的最初,阿黄和主人悠闲的生活在一条热闹又拥挤的小巷里,主人经营着一家小小的刀削面馆。每当面馆里来了客人时,阿黄就会被主人赶出门店,去街上游荡。

在小巷里,阿黄会去看小孩儿戏耍,听听二胡。饿了还能翻翻各处的垃圾桶,找到一些好东西充饥。

但是,当路面上出现轰轰的噪声时,慢慢推进的土黄色挖掘机和推土机,就像是凶猛的野兽一般,对阿黄张开了他们的尖牙和利爪,嘶吼着让阿黄滚出自己以前的“家”。阿黄的命运开始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则绘本的对各种场景的把控,营造出令人心悸的压抑感。在故事的开篇,就不吝笔墨的描绘“热闹拥挤的小巷”里的各种细节,层层铺垫。

散落各处的暗示伏笔

在作品开篇的画面里,是阿黄看着在席梦思上熟睡的主人。

小小的斗室里,席梦思床垫直接摆放在脏乱的地上,一双破旧的运动鞋踢倒在床旁。衣服外套直接搭在一张床头木凳上,扫帚靠着床尾,散落的电线像蛇一样盘在地上。四处都是散落的烟头和空瓶。

阿黄和主人的“家”,很乱,很小,很脏。他们的生活很清苦。

而阿黄在街上游荡的时候,经过之处的场景,有置放在路边的晾衣架和棉拖鞋,盲眼卖艺乞讨的老人,写着“转让”字样的铁板烧铺子。

看着热闹欣欣向荣,实际上却揭示出了一个现实:这是个城中村一样的小巷。这里聚集着许多生活在这个城市的底层人民。它老旧,生命力还在不断的流失,苟延残喘。

所以,当拆迁队来的时候,感觉有一点点意外,但是又如此的顺理成章。

揪心的细节

阿黄又被主人赶走,在游荡了好一阵后准备回“家”。在逃过了拆迁队的生死截杀后,看到的,是散落的红砖,红蓝白条纹的防水布。

这个场景,相信每个看过拆迁区的人都不会陌生。

已经没有路了,就要和这些房子一起死去。

阿黄痛苦的领悟,而工地外,已经挂起了“早签约,早选房”的横幅。阿黄的“家”死了,但是又有什么其他东西,要在这里重新出生了。

还是像以前一样翻找垃圾桶,但是阿黄和大黑小白的生活,却并不像以前那么容易。阿黄被打掉了牙,大黑为了向往的远方,继续一头扎进繁华的城市,希望能找到自己想要的。

大黑失败了,最终被轧断了尾巴,死在了老主人的墓地旁。阿黄和小白畏葸不前,最终也难逃仿佛早已写好的失败命运,上当吃了偷狗人喂的毒肉。

大黑死在塑料花的送葬里,有一种孤身开拓而身死者的悲壮。但是祭奠他的,终究还是假花。

而心里念叨着“多么有爱心的人们啊。”的阿黄和小白,最终只能在笼子里“头脑发昏,再也看不清前方。

创作感言

作者在创作感言里说,故事的构思,是源自自己在北京的一段生活经历。

他和朋友在北京海淀区颐和园路东口附近租了一个房间(属于拆迁区内),房间旁边有一块墓地。

每天在附近走动时,看见有几只野狗常常待在一个敞开的破房间里,偶尔看到它们闲逛在路上。

整个街区比较脏乱,大多是一些普通工人住在这里,经常能看到许多废品车进进出出,也会有好多捡垃圾的中老年人来来往往。

野狗与破屋,废墟与墓地,废品与工人,发展愿景与残酷现实等,这幅破败又振奋的景象让他感受到了这些人们此刻生活的沉重,未来的渺茫。在这种地方待着,没有人会看到希望,再有朝气的人最终也会被拖进泥淖,麻木得不再去追寻未来。

整部作品看完,让小咩有些难受。

席梦思并不单单指阿黄主人那破破的床垫,还是阿黄大黑小白,他们对“家”的一个寄托。写做“我的席梦思”,读作“我的家”。若是以狗的视角,描绘“主人”的颠沛流离,终究还是落于俗套。

通过人类视角向犬类视角的切换,一种无家可归的失落感倍感实质。为什么,想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对某些人某些动物来说,那么难呢。

每个在城市里挣扎求生的生命,都是值得尊重的。希望每个努力生存的生命,都各有所安,各有所得。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