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动漫金龙奖

文章
  • 文章
  • IP库

向2016年的中国动漫说声Bye

今天是12月31号,也就是2016年的最后一天。

回顾这一整年,小小叔恍惚间好像看见那个叫中国动漫的少年又长高了一点,因为他努力的样子实在太过认真可爱,小小叔真想拍拍他的肩、抱一抱他,并对他说一句“嘿,你小子不赖嘛”。

至于这小子为什么不赖,让我们从动画电影说起。

今年年初的时候,《小门神》和《年兽大作战》并没有获得如期的票房成绩,甚至都可以用惨淡来形容。

前者是号称要做“中国皮克斯”的追光动画耗资1.3亿、用长达29个月的时间做出来的作品,后者是那个导演过《疯狂的石头》、《无人区》的宁浩及旗下工作团队坏猴子工作室的第一部动画作品。

两部怎么看都不应该“扑街”的动画电影都在不同程度上出现了问题。《小门神》剧情不连贯,而且在调性和受众定位之间出现了矛盾,一部合家欢电影却在童趣欢乐和思想表达上各自分裂;《年兽大作战》则模仿美帝动画的痕迹过重,子供向定位又损失了一定的受众。

但这些不足并不能说明他们对国产动画电影无关痛痒,相反,他们所做的努力应该被肯定。

《小门神》的画面惊艳到让人拍手叫好,整片充满小镇流水、绵延笔画的中国风韵味,布景、调色、动作编排最后高潮的出屏效果简直棒呆,追光动画的诚意并不比《大圣归来》来的少。

野心不大的《年兽大作战》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让小朋友欢天喜地的同时也让成年观众不觉得无聊,在子供向基本功上做到老少皆宜实属不易;另外,电影画面的流畅度和完成度都挺高,CG背景和细致的画面处理让观赏性十足。

当暑期档开始发力,《大鱼海棠》和《精灵王座》上演了一家欢喜一家愁的大戏。

虽然《大鱼海棠》拿了一个好看的票房,但去赴12年之约的小伙伴们都感觉自己被扇了一耳光,剧情的薄弱和台词的苍白成为无法抹去的痛;而《精灵王座》却在叫好不叫座的情况下匆匆下线,那个两年前指导了国产动画技术崛起冲锋号《龙之谷:破晓奇兵》的宋岳峰,这一次仍然没能在院线收获该得的荣誉。

对《大鱼海棠》小小叔更多的是遗憾,遗憾它没有一个好内核撑起它的画面和音乐。它不是神片,但它也没烂到无可救药,它可以说是中国动画工业体系里一部有质量的长片电影,至少它的故事和画面会让其他国家有了解中国相关文化的原始冲动,至少它是一次成功的国产动画院线商业实践,这对于动画市场的健康发展是必不可少的。

在盛大突然收回《龙之谷》大量人物版权后,米粒影视能调整故事线拍出这样一部《精灵王座》真的不容易。不仅画面精美动作流畅,而且懂得避免直接说教,用严肃的口吻讲好了一个披着奇幻外衣的爱情故事。今年其他的动画电影(如《熊出没》系列大电影)小小叔就不提了,下面来聊聊这一年那些漫画和系列动画的爆款。

之所以把漫画和系列动画放在一起讲,是因为今年实在有太多优秀的系列动画是根据超人气漫画改编的。

gay里gay气的的动画《灵契》根据瓶子创作的同名网络漫画改编,画风清奇、剧情有毒、暧昧直接,动不动就塞“辣眼睛”的狗粮。虽然画面质量不稳定、剧情有时拖沓,但在受众里广受欢迎说明是这种类型片的一次有益尝试。《镇魂街》由许辰大热漫画改编,其故事内核兼具燃和有趣,加上强烈的中国风和良心的制作,是今年一部人气口碑双丰收的作品。同样双丰收的还有《一人之下》,起初日方糟糕的合作态度和不走心的制作差点毁了这部作品,还好王昕导演团队将其从死亡的边缘拉回。

《狐妖小红娘》继15年的大势,今年推出了第二季、第三季,第四季也在年尾开播。截至目前这部作品在b站上的播放量已经高达六千多万次,追番人数也超过了119万,综合衡量声优、歌曲、故事等方面,它已经是一部近乎成熟的作品。《从前有座灵剑山》原作国王陛下,由漫画家猪画和菌小莫改编为连载漫画作品,动画版因幽默腹黑的风格吸引了不少粉丝,是少有的仙修题材。作为首部登录日本电视台的中日合作动画,它是国产IP输出的重要节点。同样是输出日本,完全国人制作的《凸变英雄》凭借独特的画风、搞笑与成熟兼得的剧情、优秀的声优团队,不仅在国内收割一大票粉丝,而且在日本入选东京动画奖票选环节并获得不错的成绩。《凸变英雄》的小成功让国内外的人都看到国产系列动画已经可以同时兼具制作水平和故事力度。

还有一些没有被动画化的漫画作品也值得一提。

得益于网络平台,优秀的作者和作品都能得到快速的传播并积累人气。诸如《19天》和《SQ》这样的超人气大佬在微博上仍然占据着霸权;有很多后起之秀也凭借优质的内容产生了不小的影响,比如《小蓝和小绿》和《肥志百科》;还有不少的大热漫画终于迎来了单行本,像《非人哉》和《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等等。

除了网络自媒体连载,活跃的动漫内容生产及运营平台也为国漫注入了更多的生命力。拥有6200万用户、654万日活的快看漫画以58%的用户渗透率坐到了中国漫画APP第一的位置,它使得漫画逐渐成为靠近主流话语体系的娱乐方式;从腾讯动漫今年对IP运营的情况来看,它的操作流程和商业模式越来越成熟,在年底的时候还用一条H5广告引起了跨次元的讨论。

不仅动漫作品们处在快节奏的竞争环境中,整个动漫行业也在各方因素推动下从内部进行着良性的更新迭代。

今年注定是绘梦动画起航的一年,一个承担80%国产动画制作的团队在一次次进步中逐渐探索出一套比较成熟的制作流程,他的坚持和认真给行业指向了一个正确的前进方向;

就在上个月,猫小犬起诉江苏卫视《一站到底》侵权案二审胜诉,这给国内维权的作者们打了一针强心剂,虽然艰难,但法律仍然会维护原创的尊严;

还有最近引发大讨论的夏达离开夏天岛事件,已经有猪乐桃和晓晨兽在先,这次是“高压”之下的一次爆发,它在一定程度上暴露行业现存的一些问题。作为越来越需要团队合作的动漫产业,快速的发展与明确的规则之间还没有达到平衡,它需要更清晰的分配法则和作者保障,利益问题是应该摆在台面上来说的。所以这次曝光在大众面前的“大战”对行业的成熟来说不失为一个刺激。

2016是令人惊喜的一年,有生之年的动画突然出现;

2016是值得骄傲的一年,终于让岛国人民也坐等国漫更新;

2016还是充满争议的一年,数据与质量、情怀与资本在博弈;

......

就像中国电影有容得下“一星”的肚量,中国动漫也无惧吐槽和批评。

因为,它一直在长大啊!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