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动漫金龙奖

文章
  • 文章
  • IP库

中国动画80年

说起国产动画片,几乎每个人都能掰着手指头数出几部,《大闹天宫》、《哪吒闹海》、《渔童》、《天书奇谭》、《黑猫警长》,不同年代长大的中国人,都有他们那一代记忆中的国产动画片,如果从1926年上海万氏兄弟拍摄动画短片《大闹画室》算起,国产动画片已经伴随我们走过了80多年的历史,到了如今创意产业异军突起的年代,我们的国产动画片还能继续这样的辉煌,创造出新的经典吗?今天我们就来看看中国动画产业的80年。
中国动画曾经的黄金时代
相信《大闹天宫》、《黑猫警长》、《葫芦兄弟》这样的画面,会勾起无数人对儿时的美好回忆,无论是挑战天庭、叱咤风云的孙悟空,威风凛凛、勇斗歹徒的黑猫警长还是本领超群、各显其能的葫芦兄弟,我们都曾经无比熟悉,那些精美的人物造型和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给几代人的童年都涂抹上了动人的色彩。

美影厂为50周年精心打造的动画长廊
   提到中国动画,就不能不提在中国动画发展史上占据重要地位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2007年恰逢美影厂建厂50周年,当记者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了厂方为50周年庆而精心制作的一条动画长廊,在这里,可以看到很多中国动画史上的重要作品。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副厂长周峻:“不但是上海市,其实来自于全国各地的到我们美影厂来参观的人都很多,那么我们希望能够把美影厂一直到今天为止,就是说建厂50年来的一些我们美影厂的成就都能展示给大家。”
随后,记者见到了美影厂曾经的厂长严定宪老先生,他从1953年刚毕业就来到这里工作,这一待就是几十年,身处囊括美影厂50年发展历程的动画长廊,回想起当年刚刚进厂时的情形,严老的记忆格外的清晰。
原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厂长严定宪:“当时正好是从搞黑白片转到彩色片,以前搞动画就是全是黑白的,《小猫钓鱼》、《好朋友》,全是黑白片。”
在严老的回忆中,记者了解了中国动画发展的基本脉络,中国的美术电影始于上世纪20年代,在当时的上海,有“中国动画之父”之称的万籁鸣和三个兄弟在极为简陋的工作条件下,创作了最早的一批动画电影,揭开了中国动画舞台的开场大幕。
20世纪50年代,中国动画逐渐繁荣起来,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建厂后,更是迅速诞生了一大批优秀的动画作品,最具代表性的是《神笔》和《骄傲的将军》,这两部动画片中融入了木偶剧、京剧等传统文化元素,开创了中国“民族风格”动画片的先河,这也让当时初次参与动画主创工作的严定宪异常激动。

《小蝌蚪找妈妈》在当时引起轰动

严定宪:“就是要搞动画要掌握技术,那些美国卡通的技法,那些苏联动画它的处理方法,但是我们年轻的人,当时20岁左右,没有想到搞片子,中国的动画可以有中国的民族风格。”
1960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制作的水墨动画片《小蝌蚪找妈妈》面世,这部作品取材于画家齐白石创作的鱼虾等形象,笔调细致的水墨画和细腻的动作设计,使其在世界范围内引起轰动,并一举获得瑞士第十四届洛迦诺国际电影节短片银帆奖和法国第十七届戛纳国际电影节荣誉奖。
严定宪:“新中国刚建立以后,动画起步不久,但是在搞了一个阶段片子以后,就要看到中国动画应该发挥自己中国动画的特点。”
1964年,众所周知的《大闹天宫》又一次让全世界领略到了“中国动画学派”的独特风采,再加上《没头脑和不高兴》、《牧笛》等优秀作品,这一时期的艺术家们用他们的才学和激情缔造了中国美术电影的鼎盛时期。
严定宪:“大家就是开始去从中国的民间艺术,中国的戏曲,京剧,还有一些绘画,古代的绘画,有名的那些绘画中间去吸收养料。”
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中国动画逐步塑造了完全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哪吒闹海》、《金猴降妖》、《天书奇谭》等动画长片问世,《鹿铃》、《鹬蚌相争》、《山水情》等水墨动画片也相继诞生,著名的《三个和尚》也产生于这一时期。
严定宪:“它的故事编的很精彩,文学性很强,它的表情细腻,镜头的处理很有节奏感。”
后来,伴随着电视的普及,系列动画片开始出现,《黑猫警长》、《阿凡提》、《葫芦兄弟》等分集播出的动画片迅速占据了荧屏,并在观众中引起极大反响,即便是在今天看来,这些作品也不失为国产动画的精品力作。
这个时候的中国动画,不仅在国内站稳了脚步,赢得了大批的观众,而且走出了国门,捧回了多项在国际上有较大影响力的奖项,在美影厂的奖杯陈列室里,记者似乎还能感受到中国动画当年的辉煌。
洋动画大举入侵
从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初,中国动画有过一段黄金时代,甚至被国际动画片界称为中国学派。然而,中国动画产业的80年历史,有辉煌也有过波折。曾经很长一段时间,中国动画片陷入了既不叫好,也不叫座的尴尬境地,没有国际大奖,没有观众追捧,甚至一度连生存都成了问题。这段中国动画产业不堪回首的时光,究竟是怎么度过的?
1981年,日本动画片《铁臂阿童木》在全国上映,这是中国从国外引进的第一部电视动画片,从那时候开始,中国的电视观众认识并熟悉了一个又一个来自国外的动画形象。
随后,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内,来自美国和日本的动画片迅速占领了中国的动画市场,神通广大的机器猫、造型百变的变形金刚和与邪恶力量作不懈斗争的圣斗士吸引了绝大多数观众的眼球,国产动画也因此陷入了低谷。
严定宪:“美国卡通因为它的动作比较夸张,形象很有趣,就是生动,有趣,趣味性很强,动感很强。”
金德龙,国家广电总局宣传管理司司长,长期关注中国动画产业发展,他告诉记者,在国外的动画片刚刚进入中国的时候,为了占领中国市场,运用了很多当时国内动画制作单位根本想不到的市场手段。
国家广电总局宣传管理司司长金德龙:“第一种,采用贴片广告的形式在电视台播放,第二种,对于一些具有开发潜力的,对于一些在中国动画市场具有开发衍生产品(潜力)这样的一种动画片或者是免费播放,甚至可以提供播出费用。”
金德龙告诉记者,在当时,中国的动画甚至还没有形成一个产业,在动画制作的投入产出比方面,与像迪斯尼这样运作已经比较成熟的大型动画公司相比,明显缺乏竞争力,在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一部10分钟的国产动画片,成本高达30万元,在电视台播出一次却只能卖到100元人民币,而好莱坞仅一部投资4500万美元的《狮子王》,其票房及衍生品的收入就高达7.5亿美元。
金德龙:“往往是这样,就是把动画制作以后,我只要再拿到国际上去获奖,我这个任务就完成了,很少有这样的艺术家,有这样的经营者来把它作为一个产业来对待,来研究。”
与此同时,中国动画还面临体制和机制方面的难题,在几十年的时间内,动画在我国都被视为文化事业,没有人认为它是一种商品,更没有产业经济的概念,这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中国动画的发展,上世纪90年代,我国的动画才在计划体制下开始规模化,开始考虑播出的长度和产量,但还远远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
金德龙:“当时来说,在计划经济条件下,往往就是国家投一点钱,制作机构,生产单位生产一些动画片拿到电影院来播放,这样就是制约了我们国内的一些民营的制作企业这样的一种积极性。”
就这样,一方面是体制的弊端,另一方面是洋动画的大量进入,国产动画在与美国和韩国动画的竞争中逐渐落了下风,中国动画前行的步伐也显得越来越艰难,从1993年到2003年11年间,我国动画总产量仅为4.6万分钟,平均每年还不到4200分钟。
国产动画片和国外动画片的巨大反差,不仅是在屏幕上,在国外,动画不仅创造出艺术的辉煌,而且创造出巨大的产业,而在国内,动画仅仅作为一种艺术来追求,这种不同的模式,带来的是天壤之别,在20世纪90年代,中国的动画片年产量只相当于日本的1%,全国动漫产量加起来还不到日本一家中型动漫公司的产量,这时候拯救中国动画最关键的一步,就是尽快完成从艺术向产业的跨越。
在金德龙司长的办公室里存放着大量的国产动画片,对于每一个来到他办公室的人,他都会兴致勃勃的拿起自己喜欢的动画片向别人推荐。
金德龙:“我觉得这部片子是我感觉到迄今为止我看到的是非常厉害的一部片子,水是非常难做的,整个的制作,动画的制作完全是按照动画这样制作的,制作大海,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金德龙告诉记者,他一直密切关注着中国动画的发展,除了工作方面的原因,还因为他对国产动画一直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
金德龙:“从我很小就开始看中国动画片,《大闹天宫》、《小蝌蚪找妈妈》、包括《西游记》,都曾经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但是作为一个产业,作为动画产业的发展,是从2003年下半年开始的。”
金德龙告诉记者,直到2003年,中国动画还没有形成自己的产业,除了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国内像样的动画制作机构可谓凤毛麟角,同时它们还要面对国外动画片带来的巨大压力,生存环境也越来越困难,所有这些,都引起了政府有关部门的极大关注。
金德龙:“在我的印象中,2003年8月份,《光明日报》发表过一篇文章,中心的意思是中国动画何时动起来,中央领导同志对这篇文章给予了高度关注,曾经做过明确批示,要从体制、政策、市场等方面扶持中国动画产业的发展,总局党组要求我们开展对动画产业发展的调研。”
在对国内动画进行长达半年的调研以后,广电总局提出了发展中国动画产业的三点主张,这成为了日后出台的多项国产动画扶持政策的出发点。
金德龙:“动画产业的发展,必须坚持原创为中心,因为如果中国还是在走加工的这条道路,那么中国是世界上动画产业最大的加工车间,而真正能够获得利益,真正能够成为经济的支柱,只有坚持原创。”
在确立以发展中国原创动画为中心的政策取向之后,自然而然产生了另外一个问题,在当时国产动画日渐式微的状况下,如何处理国产动画与国外动画的关系,如何为中国的动画企业创造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
金德龙:“中国动画的市场开始形成以后,需求和市场必须是给中国的民族企业,给中国国内的动画生产制作企业,这样一个明显的政策取向。”
2006年9月1号,广电总局出台规定,要求全国各级电视台所有频道在每天17:00到20:00点的黄金时段内必须播出国产动画片或国产动画栏目,而不得播出境外动画片,到了今年,这个时间更是延长到了21:00,这个规定在国内外造成巨大震动,虽然引起了一些人的质疑,但几年来的实践证明,这项政策的实施有助于中国动画的发展。
金德龙:“因为我感觉动画产业,事关国家的利益,事关民族的尊严,事关经济的发展,事关孩子的未来,中国动画产业是一个弱小的产业,现在刚刚开始、刚刚露头、刚刚展示出它的魅力,需要采取强力的一种保护的措施,使它茁壮地成长。”
在限播政策推行一年之后,国内各电视台播放的国产动画片从2006年的不到20部猛增至600多部,国产动画的产量也从2003年之前的每年几千分钟增加到了2007年的10多万分钟,短短数年间,中国的动画产业已经形成了基本完善的产业链条,中国动画也成功走出了尴尬的境地。
中国动画的中兴之路
中国动画片产业的崛起,不仅仅单单表现在产量上。目前,全国已经有超过447所大学在办动画专业,在校的学生人数已经接近6万人,而数字化生产、网络化传播,给动漫产业提升自主品牌提供了一个便利的渠道,动画片已经不再是只给小孩子看的教育工具,它正成为国内文化产业的一个新动力。
在国家广电总局的推动下,财政部等部门也相继出台对中国动画产业的扶持和优惠政策,通过降低动画公司的创立门槛、进行税收倾斜等措施促进国产动画的进一步发展。
在这些积极因素的作用下,国内动画业迅速扩张,在过去的10年内,动画创作单位和相关从业人员的数量分别有了10倍、20倍的增长。
金德龙:“我们现在和2003年相比,不是同日而语了。”

三辰卡通的《蓝猫淘气3000问》获利颇丰
在湖南,三辰卡通公司因动画片《蓝猫淘气3000问》而名声大噪,在这部寓教于乐的动画片中,好奇心和求知欲极强的蓝猫博得了广大儿童甚至是老师和家长们的好感,这使它获得了极大的成功。
在三辰卡通公司的动画基地记者看到,这里的展厅中摆满了与蓝猫有关的展品,从光盘、图书到书包、文具,再到童鞋、自行车,小小的蓝猫已经顺利的把触角伸向了各个市场并获得巨大成功。
湖南宏梦卡通集团董事长、蓝猫创作者王宏:“我们觉得中国可以走一种品牌的道路,就是说它可以通过动画产生的品牌在衍生产品的市场上开拓它的空间。”
蓝猫不仅在国内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而且还引起了国外一些国家的关注,秘鲁驻中国大使伍绍良,就正在和三辰卡通洽谈将蓝猫系列动画片引入秘鲁国内的有关事宜。
秘鲁驻中国大使伍绍良:“当我来到中国看到《蓝猫》这部动画片时,我觉得它的制作非常精美,目前我正在和中国政府有关部门洽谈把《蓝猫》引进秘鲁的有关事宜。”
不仅是蓝猫,三辰卡通的另外一部动画片《虹猫蓝兔七侠传》也获利颇丰,仅在2007年,这部动画片图书发行的利润就达到了6000多万元,再加上播出瘦身的方式,这一部动画片就赚取了一亿一千五百万元的利润。随着三辰卡通和宏梦集团的交叉持股形成的进一步融合,这两大动画公司还将合力推出越来越多的优秀动画片。
湖南宏梦卡通集团总裁贺梦凡:“这是我们今年2008年的大片《蓝猫龙骑团》里面,蓝猫的这个新形象,《蓝猫龙骑团》这个大片它跟以往的蓝猫的制作有非常大的不同,最重要的是我们的三维团队在这个蓝猫形象的设计上,它这个三维动作、表情的设计上做了非常多的努力,这样它努力争取和国际接轨。”
2006年5月,沈南鹏执掌的红杉资本向湖南宏梦卡通注资750万美元,这成为红杉在国内投资的第二大手笔,在随后的一年多时间内,联想、智基创投、IDG等风投的介入掀起了一波中国“动画热”,中国的优秀动画企业摇身一变,成为了资本的宠儿。
王宏:“谁去打开,只有中国人去打开,那么它们(国外资本)就只能和中国人一起去打开这个市场,这不就拓宽了融资渠道。”
截至2006年底,全国动漫企业已达5473家,447所大学设立了动画专业,1200所学校开设了与动漫相关的专业,此外,目前全国在建的影视动画基地也已经达到17个,同时,在5年之内,中国动画年产量将达到20万分钟左右,再加上全国34个少儿频道以及专门的动画频道构成的播出平台,这一切都为国产动画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金德龙:“据国外的资料表明,现在世界上动画产业的规模达到5000亿美金(每年),而中国是一个具有13亿人口,具有3.67亿少年儿童,同时又处在经济飞速发展的这样的一个国度里,动画产业是我们新的经济增长点。”
半小时观察:小动画 大产业
中国动画曾经有过自己的辉煌年代,但是突然之间闯进来的洋动画,就像一头公牛打碎了一地瓷器,但是人们并没有放弃,而是勇敢地面对摆在面前的挑战。
体制、机制这一次没再成为中国动画产业成长的阻力,而是变成了一股强大的推动力;发展国产动漫产业、扶持民族品牌,已经成为管理层的共识。一批杰出的民族企业也通过自己的创新,在依托民族文化底蕴的基础上建立起了打着中国烙印的品牌,形成了新的文化潮流;嗅觉最灵敏的还是投资人,他们看到了中国动漫市场的庞大机遇,开始纷纷将或大或小的资金投入到各种动漫公司中去。不久前在北京的一次项目介绍会上,甚至出现了投资人数量超过项目好几倍的情况,这在以前都是不可想象的。
中国从来不缺乏经过时间和空间检验的创作题材,中国也不缺乏富有创造力和想象力的人才。现在我们又拥有了充满活力的体制和观念。恢复我们的辉煌年代,重新找到我们的光荣与梦想,应该指日可待。
(来源:CCTV《经济半小时》,主编:周人杰,记者:井天增)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