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动漫金龙奖

文章
  • 文章
  • IP库

比"逻辑"、拼"速度" 东方梦工场开讲"中国故事"

梦工场动画和迪士尼的恩怨在美国本土已持续近20年,2012年它们又把战场延伸到了太平洋彼岸的上海滩。

2009年11月,上海迪士尼获中国核准;2012年2月,梦工场动画在上海成立东方梦工场。不同的是,前者经过了近10年的漫长谈判,后者则不到一年就火线签约。
在中美电影新政之下,这两个老牌好莱坞电影公司的“醉翁之意”,并非在于仅仅34部进口大片那么简单。
美国梦工场动画CEO杰弗瑞·卡森伯格2011年第一次到中国和时任上海东方传媒有限公司(SMG)总裁黎瑞刚会面时,带了一个CFO和一个助手,共三人,动用了两架私人飞机,还有5辆奔驰轿车。黎瑞刚和同事们跟美国伙伴开玩笑:“你们这样花钱难道没有罪恶感吗?”
卡森伯格如今更多拥有的是成就感。2012年2月,梦工场动画终于如愿以偿,成功进入中国——在上海核心区徐汇滨江地带拿下近200亩土地,与世博园区隔江相望,拥有一千五百多米的滨江岸线。
梦工场动画的“中国门户”被命名为东方梦工场(Oriental DreamWorks),未来规划有两到三个剧场,众多娱乐设施,以“功夫熊猫”为主题的剧场秀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备。
东方梦工场并不是惟一落户上海的好莱坞豪门,2012年4月27日,抢滩中国已近三年的上海迪士尼乐园主体工程正式动工,并宣布将于2015年年底正式开园。
迪士尼与中方的马拉松式谈判长达近10年,终于在2009年11月收获了幸福,这令垂涎中国市场已久的国际传媒大鳄艳羡不已,包括屡屡碰壁的默多克。当然,其中故事也不乏缺憾——梦寐以求的中文电视落地频道,终局是镜花水月一场,而由此与迪士尼连袂携手甚至珠胎暗结的传闻,一度让中国的文化资本市场对黎瑞刚和他曾主持的SMG充满了各种猜测。
与远离市区的迪士尼大型主题乐园模式不同,梦工场动画定位于城市中心的娱乐聚集区,这种模式还将复制到国内其他城市乃至海外。未来,东方梦工场还将在上海建立技术研发及服务基地、动画工业园区,以及动画产业标准技术平台,带动上下游产业发展,并逐步渗透到家庭娱乐产业的各个层面。
中美电影新政下,东方梦工场首部动画电影基本确定在上海迪士尼正式开园后问世,究竟取材于哪个中国故事,黎瑞刚(东方梦工场CEO)和卡森伯格都视其为核心机密,三缄其口。
2012年3月19日,卡森伯格第三次飞赴上海时,20年来头一次坐上了民航班机。他正在逐步适应陌生的“中国逻辑”。
与迪士尼死磕!

与迪士尼长跑式的谈判不同,卡森伯格进驻上海,更像中了大奖——2012年中国农历龙年春节刚过,作为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美的积极成果,2月17日,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CMC)牵头中方两家公司与美国梦工场动画公司在美国洛杉矶宣布,在上海合资组建上海东方梦工场影视技术有限公司,中方控股55%,CMC董事长黎瑞刚则兼任新合资公司董事长、首任CEO。
总投资达245亿元人民币的上海迪士尼,被认为是“服务业领域规模最大的中外合作项目”,东方梦工场也不遑多让,未来5年将投资20亿美元,抢下中外合作最大文化创意产业项目的“投名状”。
卡森伯格是个才华横溢的好莱坞工作狂、精明强悍的犹太商人,创造了迪士尼动画的“黄金十年”,成为其当仁不让的接班人,最后却被诡异地扫地出门。这个“罗生门”式的故事,为迪士尼制造了一个最可怕的对手——从自立门户至今,他只做一件事——与迪士尼死磕!
梦工场动画横空出世,逼迫日益老化的迪士尼不得不出手收购史蒂夫·乔布斯一手创办的皮克斯动画公司。如今梦工场动画与迪士尼/皮克斯两分天下的格局,也改写了全球动画影业史。
“既熟稔好莱坞游戏规则,又沉潜于中国市场”,这是典型的黎瑞刚标签,并长期以来由默多克们口耳相传。能够说服黎瑞刚主持东方梦工场,年逾花甲的卡森伯格欣喜之情难以言表,他的中国之行,在各种场合都不吝发表对黎的溢美之辞,涵盖了诸如“幸运”、“奇妙”、“历史性”等夸张的定语。
第三次上海之行,卡森伯格与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上海市长韩正相谈甚欢;第二天他又马不停蹄地跑到北京,拜会了外交部部长杨洁篪、文化部部长蔡武、国家广电总局局长蔡赴朝,以及中影集团董事长韩三平。
仅仅一周后,上海迪士尼旅游度假区就宣布启动首轮人才招聘。
“迪士尼中国率先启动的主题乐园,没有做动画和发行,也没有落地频道,相当于移植了一半的商业模式。”面对竞争,CMC董事长黎瑞刚在内部会议上很淡定,“东方梦工场有自己的中国逻辑,首选动画电影,这是主题乐园和衍生品的源头,只要能够复制卡森伯格每部电影平均四亿多美金的业绩,就不会亏损,何况我们面对的是全球市场。”
东方梦工场目前已经有七个中国剧本同时运作,《功夫熊猫3》已进入到创意制作流程,按梦工场动画四年左右一个周期的制作节奏,极有可能成为其首次亮相的作品,黎瑞刚却希望另辟蹊径,再创造一部开山之作。此前卡森伯格津津乐道的故事是《神笔马良》,可在黎氏看来,熊猫“阿宝”的大热并不代表“马良”一定可以复制,后者“太拘泥于中国故事原型,必须要有颠覆性的创新,才能找到类似阿拉丁的感觉”。
“我想进入中国市场”
东方梦工场的诞生,最初是无心插柳。
2011年6月,尚未“进入政界”的黎瑞刚突然接到一个简洁至极的邮件,不足20字——“我是杰弗瑞·卡森伯格,能和你通个电话吗?”
当时,《功夫熊猫2》再创票房奇迹已毫无悬念。其创造者卡森伯格与黎瑞刚素无往来,而后者长期以来被诸多好莱坞巨头视为中外文化交流的信使。直到看到邮件签名“梦工场动画”的字样,他才想起老朋友WPP广告传媒集团主席马丁·索瑞尔(Martin Sorrell)某天深夜在邮件中提过此人。
卡森伯格单刀直入:“我想进入中国市场,想了很久,希望你能帮助我。”
黎瑞刚心不在焉,当时他根本没有任何援手的意愿。

“动画电影从制作、发行,到衍生产品、现场秀,再到做主题公园一系列完整产业链,真正吃透打通的,全世界也找不出几个人,我就是其中之一。”卡森伯格继续展开攻势,“迪士尼是来赚钱的,我来中国不仅仅为了赚钱,比如《功夫熊猫》就是中国元素成功的典范,很多传统的中国题材可以被发掘出来传播到世界。”
说辞温情款款,黎瑞刚则善意地提醒对方,进入中国不能过于乐观,文化产业的特殊性造成的政策体制不配套,曾使不少雄心勃勃的敲门者铩羽而归,即便如迪士尼也折腾了上十年。
为了真实打造中国风,梦工厂多次亲赴中国成都
挺进中国大陆市场,卡森伯格绝非一时心血来潮,作为迅速崛起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最大的新兴影视市场,中国早已被好莱坞视为遍地黄金之所。自2008年起两季《功夫熊猫》票房内地近8亿元人民币,北京奥运会的“庞大”,也的确让美国人“没有想到”。北京、成都等地方政府均抛出橄榄枝,在2011年游历并确定将《功夫熊猫2》首映式放在成都之后,卡森伯格甚至计划在成都的天府广场搭建一个全球最大的IMAX巨幅银幕。
仿佛拧紧的发条,卡森伯格几乎每天都有邮件或者要求电话讨论。
黎瑞刚对动画领域并不陌生,风靡全国的《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电影,经其一手发掘和推广,成为迄今最成功的国产动画电影,他还主导了SMG旗下炫动卡通的改制和上市筹备。
国内动漫产业一直处在“能发展”和“难发展”的矛盾中:动漫产业受到政府政策扶持,为其引进国际巨头,可以面向全球市场,避免因国内市场尚处于初级阶段而造成的恶性竞争,以及低质作品低价收购的恶性循环;但这种“中国制作、全球市场”的模式,尽管为业界共识,却鲜有成功案例,同时又有衍生产品没有形成规模、盗版猖獗、电视台采购价格低廉等现实问题存在。
就电影形态而言,动画和真人电影区别明显,后者的波动性大:剧本优劣、演员和导演的拍摄状态等不确定因素很多。黎瑞刚仔细研究了梦工场动画出品的23部动画电影,“总票房95亿美金,平均每部进账四亿多美金,除了创业初期一两部不太成功之外,其他基本能保持较高水准”。
梦工场成功的商业模式最终打动了黎瑞刚,而他也从来不是一个瞻前顾后、拖泥带水之人。
2011年11月初,当卡森伯格第二次来华访问,并逐一拜会文化部、国新办领导时,双方的合作已经基本敲定。官方新闻稿显示,卡森伯格表态,“梦工场十分重视中国市场,愿与合适的中方机构探讨建立合作事宜”。而他此次北京之行的幕后推手即为黎瑞刚。
“在遵守中国逻辑的前提下,赚大把的钞票。”卡森伯格最终听从了黎瑞刚的提醒。
“谈而不破”
如果把迪士尼跟上海谈判的这10年看作“好莱坞的谨慎”,那么梦工场动画不到一年就敲定,得益于“中国速度”。
卡森伯格和黎瑞刚并不是所有事情都一拍即合。
“谈而不破”是黎瑞刚危机处理的底线,每当梦工场动画与中方团队的谈判接近崩溃时刻,黎瑞刚就提醒卡森伯格揣摩一个问题:“你是要在遵守中国逻辑的前提下,赚大把的钞票,还是继续捍卫美国好莱坞的那套游戏规则,而眼看着机会溜走?”
如果有两种市场,一个是市场,另一个就是中国市场,而后者是独特的市场,与俄罗斯、印度的逻辑不一样。“你必须要听我的,要么就别谈。”
2012年春节前,双方进入到最为关键的项目投资协议书谈判阶段。黎瑞刚已经在政府就职,常常白天忙于公务,晚上带着当时仅仅五人的CMC团队起草文本,讨论财务模型,开越洋电话会议,全体团队成员连续通宵达旦;由于担心谈判破裂造成巨额损失,他们没有聘请国际投资银行和顾问公司参与,自己制作财务模型。卡森伯格完全是跨国公司的范儿,一个由高盛、Centerview(森特尔维尤公司)等投行和律师行组成的专业团队为其打理各项事务。
可问题就出在财务模型上,双方的底牌相差甚远。基于对未来中国市场的预测分析,卡森伯格将梦工场知识产权估值8亿美金,将版权、品牌和卡通形象等打包授权给东方梦工场,从而占有绝对优势比例的股权,CMC则认为估值过高,无法接受,谈判陷入僵局。
为此,黎瑞刚指派总经理李怀宇带领CMC团队赴美国洛杉矶,经过数次艰苦谈判,基本达成共识,梦工场总裁兼财务总监承诺只等卡森伯格签字就大功告成。不料,后者再次推翻了之前的协议。
“CMC团队在洛杉矶通知我,方案被重新否决了,我只告诉他们四个字,谈而不破!”黎瑞刚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的特点,是把你逼到绝境,你真的无计可施,他也就接受了。如果觉得这个事情在中国没有穷尽,那他还要拼到底。”黎瑞刚之所以表现强硬,缘于其已经预感务实乐观的卡森伯格不会轻言放弃。

春节将至,距习近平副主席访美的日期也越来越近。
习近平副主席访美前,“东方梦工厂”的消息早已不胫而走
洛杉矶时间2012年1月15日晚,正在贝弗利山美国电影金球奖颁奖现场的卡森伯格收到一封很长的邮件,这是黎瑞刚发起的最后攻势。仪式结束后,又是长达三个小时的拉锯式谈判,一边是两人在越洋电话里你来我往,另一边是驻守在美国梦工场总部的CMC团队在现场面对一群美国高管和律师的唇枪舌剑,矛盾的焦点集中于四个问题,3:1,卡森伯格最后屈服了三个。
长期与好莱坞及国际传媒巨头打交道的经历,包括在CMC基金平台做项目的经验,黎瑞刚发现两个规律:合作一定要找决策程序简单的公司;必须把公司和公司的合作简化为个人间的合作。跨国公司决策程序非常复杂,部门互相牵制,包括各种内部的法律问题,往往耗时甚巨。CMC操作的第一个投资项目——新闻集团旗下的星空卫视,就存在这个毛病。
“好多人来谈,伦敦、纽约、香港,可很多事情都搞不定,我和老默说再谈下去我没信心了,你指定一个人跟我谈,直接跟你汇报,中国是个非常独特的市场,你要用独特的方法。”
“后来合资公司成立了,我说你得找个人坐在我董事会里,这个人职位高低没关系,只要我在董事会上说的话,他有办法即刻向你汇报,你yes or no通过他告诉我就可以了。也许这个人在整个新闻集团里职位并不高,距你老默多克要差很多级别,可这个中国项目可以直接向你汇报,这就好办了。”
星空卫视在获得CMC投资后第一年即扭亏为赢,预计将在两年后实现上市。
卡森伯格一人控制着梦工场50%的投票权,黎瑞刚就像和老默合作一样把这笔生意谈成了,甚至素来强势的前者还不惜放弃了新公司的控股权。
在黎瑞刚的坚持下,卡森伯格也最终同意将设在中国的合资公司置于和美国总公司同等地位:定位中国,面向全球,位于洛杉矶的本部是定位美国,面向全球。在这个架构中,中国公司不再是类似梦工场设在印度的一个制作分部,而是一个独立的平行的真正有话语权的公司,就像飞机的两个引擎。
非零和游戏?
尘埃落定之后,2012年2月,卡森伯格邀请黎瑞刚到梦工场的洛杉矶总部考察。黎瑞刚发现了其中的秘密:“梦工场动画每一个动画脚本,都要花一到两年时间打磨。有专门的编剧团队,也有外聘人员,很多剧本在同时推进,不像国内有的动画公司,制作一个剧本几个月时间就‘大功告成’。”
梦工厂作品出品过程堪称严苛
进入制作环节后,质量和创意控制系统更加严苛,在一到两年的时间里,影片会被持续不断地修改,《功夫熊猫2》的电脑制作过程甚至超过了两年。
“有十到二十几次的审片,有内部人员也有外部的,涉及到很多行业。包括各种测试,比如每隔几分钟,观众要笑一次,或者必然产生一次情绪反应,如果没有,这个桥段就要被毫不犹豫地修改。经过不厌其烦地审片修改,观众反馈的效果越来越好,其标志就是笑点卖点层出不穷。”黎瑞刚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卡森伯格的这套动画创意和质量控制系统令访问者大开眼界,“它也许不能保证每部片子大红大紫,却可以让梦工场的每部作品维持一个基本水准,不会亏损,投资当然也容易成功。”
梦工场动画有两千多名员工,其中电脑工程师多达400人。每天梦工场动画制作产生的海量数据不断冲击世界顶级的芯片和处理器,有对最前沿的3D技术进行的不间断测试,影迷才能在影院享受到梦幻般的视觉效果。
美国梦工场独特的生产模式,使黎瑞刚深受启发。经他牵线搭桥,上海联和投资公司(以高新技术产业为主要投资领域)成为参与东方梦工场项目的三个中方公司之一。黎希望依托上海联和IT产业的研发能力,复制美国梦工场的技术优势。
与迪士尼的竞争,黎瑞刚否认是一场零和游戏:“对上海来说,出现了两个竞争者,多了一个吸引游客的地方,可以产生经济学所说的集群效应,就像洛杉矶、奥兰多、东京这些城市,既有环球乐园又有迪士尼,完全有可能双赢。”(朱强《南方周末》)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