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动漫金龙奖

文章
  • 文章
  • IP库

专访L.DART:日式漫画作者的“中国式思维”

编者按:于2月26日发行的日本青年漫画杂志《月刊!SPIRITS》(小学馆)4月号,刊登了一名中国漫画家的历史幻想题材作品《KILLIN-GI》(麒麟儿)。该作者L.DART是在《多拉A梦》、《龙珠》等日本漫画熏陶下成长起来的中国年轻一代职业漫画家。

此前,日本媒体曾以《中国漫画作品在日刊发表 日本漫画迎来“逆进口”》为题报导此事,并宣称“早已成为世界性语言的‘MANGA(漫画)’如今不仅是读者,连作者也开始走向国际化”。而小学馆漫画编辑也表示:“未来我们还想继续从中国年轻人中发掘新的才华”。
10年来,虽然有不少中国漫画家在日本发表过作品,但只考虑到“中国特色”而忽视了“日本语言”,未能在日本市场造成更大的社会效应。L.DART的作品之所以在日本未发表就引起了关注,无疑是因为他正确地切合了日本读者的口味。“中式意蕴”与“日式法则”谁将更受青睐?带着这个疑问,《动漫壹周》记者采访了这位深谙日式“法则”的中国漫画作者L.DART。
“日本真正需要的是突破日本人思维模式的日本漫画。”
动漫壹周:你的作品《麒麟儿》近期刊登于日本漫画杂志,你认为小学馆为何会选中你?你的漫画创作具有怎样的特色?
L.DART作品《KILLIN-GI》刊登于《月刊!SPIRITS》4月号
L.DART:选中我可能因为我的漫画题材和表现方式更符合日本读者的口味吧。至于特色,其实我并没有太多的美术基础和美术理念,只是单纯地为了画日式漫画而研究日式漫画的表现技巧。比起画画,我更喜欢投入到故事的创作当中,喜欢编各种自己感兴趣的故事,然后用漫画的方式表现出来让更多的人看到。
动漫壹周:听闻你很早就开始接触日本漫画,请谈一下你对日本漫画产业的印象和看法。
L.DART:我和其他人一样,从少年时代看《龙珠》、《灌篮高手》、《柯南》开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压根儿不知道日漫之外还有其他类型的漫画(笑)。后来接触了国内的一些“漫画圈”,看了点描写日本漫画创作的漫画,但对整个日本漫画产业的情况只是处于懵懂的状态,只是知道很发达。这次在日本真真切切地接触到了漫画产业,我更多的是感到惊讶。日本漫画题材涉猎面积之广令人吃惊,也让我对很多陌生领域产生了兴趣,我想这就是日本漫画如此发达的根本原因吧,也是我喜欢漫画的原因。
动漫壹周:此前日本媒体在报道你的事件时,强调了“逆进口”一词,你认为现今的日本漫画业界真的需要“逆进口”吗?
L.DART:我在日本短暂的几天里,去了一些书店,感觉日本的漫画虽然很多,但始终脱离不开日本人根深蒂固的一种思维模式。这方面来看,“外国人”画的漫画确实有它独到的魅力。但话说回来,日本如果真的需要“逆进口”,别的国家又是否能拿出足够质量和数量的作品来向日本出口呢?
小学馆这次选中我,其实也正是看上了我的漫画充满着“日式”这一点。也许日本真正需要的是突破了日本人思维模式的日本漫画吧。
“把自己打造成为‘中国特色’的漫画家,这本身就是一种思想枷锁。”
动漫壹周:作为一个从小看日本漫画长大的“读者”,现在突然转换身份,需要你反过来用日漫风格去挑战日本市场,对此你如何看待?相较于国内读者,会不会觉得讨好日本读者更有难度?
L.DART:“师夷长技以制夷”本身就是很有挑战性、很有趣的事情。不过相对于“挑战”日本市场,我更高兴能画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和以前不敢画的东西,而不用担心受到什么限制。从另一方面来说,能够在日本市场上拼搏一把,也让我能从更好的角度看清楚“中国式”漫画与“日本式”漫画的区别之处。
至于讨好日本读者最大的难度,我觉得依然是在思维方面——作为中国人,无论用什么方法来画漫画,画出的始终是中国式思维的漫画。日本读者也许会接受中国人的“日式”漫画,但不见得能接受日式漫画演绎的“中国式”思维,我想这也应该是中国漫画家进入日本所要面对的一个最大的挑战吧。
动漫壹周:你的责编、小学馆编辑早川贵士曾表示“相比有中国特色的作者,我们更想将深谙日式‘法则’的漫画家介绍给日本读者”,你认为你的创作是完全日化的吗?对“中国特色”又如何看待?
L.DART:我并不清楚完全日化的创作是怎样的,我只是很单纯地喜欢看漫画,喜欢画漫画,用自己觉得正确的方式摸索出了一种画法。这个画法如今被冠以了“日式法则”的名目,也许是巧合,也许是潜移默化的必然。而对于漫画来说,正是因为其随心所欲,才令人喜欢,画自己喜欢的就可以了,没必要“创门造派”。把自己打造成为“中国特色”的漫画家,这本身就是一种思想枷锁。
中国文化与题材在进入其他国家时,肯定会面临水土不服(我在和日本编辑的交流中发现日本人对三国的认识与国内完全不一样),我需要一种语言来向日本读者传递我的想法,而日式漫画刚好是我需要的语言。我想通过漫画表现的是我作为中国人的一种“想法”而不是“画法”。如果日式漫画能让更多的日本读者接受并且理解“中国式想法”,那么我肯定会坚定地使用下去。
“如果说值得国内编辑借鉴的地方,应该是对‘编辑’这个职业负责任的态度。”
动漫壹周:《麒麟儿》除了发表在《月刊!SPIRITS》上之外,会在国内刊载甚至出版吗?如果放到国内,内容或尺度方面会不会有所改变?
L.DART:已经确定在国内的《龙漫少年星期天》上同步刊载,当然是修改后的“和谐版”。这些内容和尺度上的问题,和电影、书籍一样都是不可回避的现实,作为一名国内的漫画作者,必须学会接受和适应这个规则,而不应该让规则成为自己的各种借口。
动漫壹周:有没有特别欣赏的漫画家?你认为你的漫画创作受哪位漫画家影响最深?
L.DART:特别喜欢的是贞本义行和藤崎龙。贞本义行如动画般流畅的分镜非常令人舒服,而藤崎龙的思维非常有趣,编出的故事天马行空极富想象力。此外在单纯的画技方面学习了大暮维人和小畑健两人。受影响最大的应该是后两位,比较直观的反映在了我的漫画的画面上。
动漫壹周:在跟日本责编沟通的过程中,你认为他们与国内漫画编辑有何不同?有没有值得借鉴的地方?
L.DART:最大的不同应该是不会说汉语吧(笑)。国内漫画编辑我接触的并不多,也没感觉二者有什么不同……非要说的话,日本的编辑很喜欢开玩笑(也许是早川先生个人的性格),总之编辑都有自己的风格吧。如果说值得国内编辑借鉴的地方,应该是对“编辑”这个职业负责任的态度。我听说国内一些单纯将“编辑”当作上班来对待的人,一有机会就会跳槽做其他的行业,而不是在全身心地策划一部优秀的作品。这点上,日本的编辑显然更热爱自己的工作。
L.DART的画风受大暮维人和小畑健影响最深
动漫壹周:有没有看过《爆漫》(BAKUMAN)?你所接触的日本编辑部情况跟这本漫画中描绘的情景有相似之处吗?
L.DART:我本人非常喜欢《BAKUMAN》,接触到的日本编辑部情况与漫画中的形式完全吻合,看《BAKUMAN》时更有一种在看真人真事的感觉。实际上我已经亲身经历了太多在《BAKUMAN》中出现过的情节,每次看到都忍不出大笑出来,太有趣了。
“比起她的漫画,我还是更喜欢夏达本人!”
动漫壹周:你对目前国内的漫画行业有何看法?你认为当前的大环境适合漫画创作者成长吗?
L.DART:据我熟悉的一些同行诉苦,说国内的漫画行业非常畸形,不利于漫画作者发展,甚至连生存都成问题,过着有一餐没一餐的日子,终日靠梦想果腹。但既然准备步入这个行业,就应该有充分的风险意识。面对漫画行业,有些人过于理想化,有些人则一直将国内现状与日本几十年形成的成熟市场在比较,这些过于悲观或过于乐观的心态,都不适合漫画长年累月点滴积累的创作需求。
在目前的大环境下,漫画创作者只要肯努力沿着正确的路线坚持走下去,肯定会有所收获。既然喜爱漫画,就认真画好眼前的漫画,在机会来时不要犹豫错过就行了。现在漫画行业功利心的人太多,这不好。
动漫壹周:近年来,能够到日本发展的国内漫画家不在少数,包括胡蓉、穆逢春、丁冰、夏达等,近期以夏达的成绩最为突出,你有没有看过她的作品,对其有何看法?
L.DART:胡蓉前辈是第一位去日本的漫画家吧?很遗憾我没看过她的作品,有机会一定会去看看。另外两位作者只是听说过名字,没看过作品,但我看过夏达的一些作品,我个人是不怎么喜欢过于少女情绪化的故事,因为有些读不懂,男人还是应该看更热血更暴力点的作品。比起她的漫画,我还是更喜欢夏达本人!(撒花~~~)
动漫壹周:在发表《麒麟儿》之后,会继续在日本漫画杂志发表作品吗?对于将来的创作,有没有详细计划?
L.DART:《麒麟儿》的后续会始终围绕孙策的三国而展开,因为我是三国迷,画起来很有兴趣。日本方面也有想过让我画一些其它比较时尚的漫画故事,所以目前还在考虑,但只要是有趣的漫画,我都会去尝试。
对于将来的创作没有太详细的计划,先画好目前的连载吧。如果有机会,很多有趣的点子我都想画成漫画,然后在日本大卖——因为这是我小学生时候就有的“野心”,呵呵~
动漫壹周:看来你更倾向于在日本发展,为什么不考虑专注于国内市场呢?目前稿酬、单行本销量等方面,国内都有较大提升。
L.DART:稿酬也好单行本的销售也好,都并非我所追求的东西,如果只是考虑收益问题,也许我就不会做漫画家了。目前的收入,只要保证我能有地方住,有饭吃,有衣服穿,有游戏玩就足够了,我更希望能单纯地、自由地画漫画。现在我还年轻,更希望有一片适合我搏击的长空,磨砺我的作品和眼界,而成熟专业的日本漫画市场恰恰满足了我。
“读者接受了我的漫画,比接受我这个人更重要。”
动漫壹周:目前国内很多漫画家、工作室都倾向于全彩色的漫画创作,对此你有什么见解?
L.DART:无论黑白和彩色,都是用来表现自己漫画思想的“工具”而已,“漫画”应该是“很自我的”,正是因为我个人更喜欢黑白漫画的单纯性,越是看上去简单,越是难以驾驭,所以才会深深地痴迷其中,彩色漫画什么的,对我没多少吸引力。我觉得,目前国内的彩色漫画也仅仅是“彩色了”而已,现在很多工作室更像是进行着工业生产的工厂,而缺乏一个“创作”的魂。
动漫壹周:你在国内知名度比较低,有没有考虑过如何提升个人的曝光率,以争取多一些媒体关注?
L.DART:据责编说,目前我在国内连载的作品人气不错,单行本销量也稳步上升,读者接受了我的漫画,比接受我这个人更重要。而且应对媒体本身就是件处理起来很麻烦的事情,花费的时间很多,一旦分心去考虑这些事,就会影响我创作的感觉。
动漫壹周:在你的个人博客上看到,你对于网络短片《老男孩》的认同感很高?有没有想过画这类的现实题材漫画?还是《神契幻奇谭》这样的奇幻漫画更容易被市场接受?
L.DART:相信每一个有抱负的年轻人都会对《老男孩》很认同吧,尤其是80后的这些人。而我本身并不希望画现实题材的漫画,你一直生活在现实中,拿起漫画却又进入了另一个现实,什么时候去做梦呢?之所以画《神契》与《麒麟儿》,因为它们都是我喜欢的题材和内容,如果单纯说市场接受度,接受度最高的恐怕是低幼类的彩色儿童漫画吧?但是抱歉,我并不想画这些。
动漫壹周:最后八卦一下,你的个人微博上说:“家中催婚的压力一年比一年大了,有没有妞啊~~从天上掉一个吧~~”,漫画家这个职业是不是很难结识女朋友?对于入行的新人有没有忠告?(笑~)
L.DART:应该说几乎没什么认识女朋友的机会,每天都在繁忙地赶稿,画图时间大概在12小时左右,也没什么时间出门,生活圈子很小的。对于新入行的新人,我只能说你要付出很多,这个付出比你所能想象的要多得多。梦想与付出并不成正比,但不可以有怨言,因为它是“梦想”。(伍智杰、余璐)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